结成“亲戚”不红脸,“社亲”文化传千年

2021-04-25 来源:未知 责任编辑:-1 点击:

分享到:

   在回汉社亲中,有一种特殊类型:就是历史上在一方遇到困难时,另一方仗义相助,因感恩而结成的社亲。

   博爱大新庄与沁阳邘邰村,就属于感恩类型。 相传,大新庄与邘邰的结亲,源于一场奇案。 在明朝正德年间,大新庄的闪耀宗等一行数人从山西买羊回来,在过税卡时,由于税差征税过重,双方发生争执。

   在争执的过程中,一税官突然倒地,不幸身亡。

   闪耀宗等人被告到山西省陵川县衙。 时任县令的陈我捷升堂断案,从多次审讯及各方口供来看,此案疑点颇多,特别是数次验尸,均未发现死者身上有打斗痕迹,推断应是因病猝死,与嫌犯无关。

   陈县令本想当庭释放闪耀宗等人,但念及其他税官感受,思量再三,遂将被告闪氏等人判决发配充军。

   光看充军路线,很是吓人,犯人几无活路:“从陵川县城出发,经过狼拉车、黑石岭、鬼捣碓、水磨湾、小鬼坡、黄沙阵、古邗坡、红道庙等地,押送至麦糠县。

   ”几经磨难,身披枷锁的闪氏等人被衙差押送至太行山南麓的怀庆府一带,开锁释放。

   令他们惊喜万分的是,发配路线虽然听着很吓人,然而一路却有惊无险,目的地居然还是他们的家乡,等于将他们押送回家无罪释放了。 后来他们得知,县令陈我捷居然是相离十几里的邘邰村人,原来是陈县令老乡施巧计救了他们。 受此大恩,出于感激,两村就此结为社亲。 “邘新社亲”历经500多年经久不衰。

   采访中,听邘邰村的陈家后人讲,当年那个充满智慧的县令陈我捷的墓至今仍在,这倒引起了笔者的极大兴趣。 在村干部陈光芒和陈我捷第22代孙陈文中等人的带领下,我们驱车来到了位于邘邰村以北10多里地、神农山南麓的虎头山脚下。

   一个并不太显眼的黄土堆,以及一块已经断裂的石碑,见证着500多年前那段流传至今的奇案。 然而,就案而论,从县令陈我捷所判闪氏等充军路线来看,好像带有许多文学加工成分。 对此,笔者于2019年冬两次分赴山西的泽州和陵川进行实地考察,其结果令人惊叹:这些地名都位于豫晋古道上,都真实存在!笔者调查发现,焦作的社亲历史都十分悠久。 其结亲时间,一般都在唐代和明代之间。 比如博爱县的薛村、坞庄、唐村、耿村、南石涧之间的社亲。

   今天在博爱县孝敬乡的薛村村委会旁边,仍建有一座天仙圣母庙。 此庙最早建于唐朝初年,后多次重建。 在庙内的《重修天仙圣母庙碑记》,有如下记载:“天仙圣母庙在薛家村东西两社之中,自明朝万历四十七年重修……为坞(庄)、唐(村)、耿(村)、薛(村)、南石涧所共奉,故五村之人至今称社亲焉。 ”该碑记载了上述五村间的社亲史实,甚为珍贵。

   “如果按照唐初几个村共同建庙时推算,我们的社亲历史已过千年。

   ”薛村的闫维福老人介绍说。 团结互助是社亲的根本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8 香港六合开奖记录_香港六合马会开奖结果现场直播开奖在线查询网 版权所有